当前时间: 加入收藏用户登录 注册 QQ个性头像网
阅读文章
背景:

特稿|透视“普京一代”:最大粉丝群体的崇拜热忱与审美疲劳

日期:2018-08-10 来源:QQ资讯 责编:头像网 字号:【 】    打印 阅读:111

普京在俄罗斯年轻人中拥有大量支持者。一项调查显示,在支持普京的人群中,有86%是18岁至24岁的俄罗斯年轻人。 我支持普京,因为我切身感受到了普京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善,特别是年轻人。 对于普京的新一届任期,22岁的纳斯佳近日告诉澎湃新闻说。在她看来,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并没有自己的纲领和计划,只是组织些 未满18岁的 小孩子 才去的游行 。 而据海外网7日援引俄罗斯媒体的报道称,就在上周六(5日),俄罗斯反对派于全国26个城市举行90场示威,表达对普京连任的不满。 刚刚年满20岁的俄罗斯小伙切克金就是其中一员,他5日当天走上街头参加抗议示威活动。两年前,他还是普京的支持者。经济状况起色不大而致民生状况不佳,以及腐败问题是切克金反对普京继续执政的主要原因, 我奶奶从18岁一直干到老,而退休金也就1.1万卢布(约合人民币1200元)。 他近日告诉澎湃新闻(), 我爷爷(当过兵)拿两份退休金,部队的和公民的,(可)到了现在还不得不继续工作,可他72岁了。 据英国《卫报》最新的报道援引俄罗斯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的数据称,65%的25岁以下年轻人并没有定性的政治信仰。报道进一步认为,这批年轻的俄罗斯公民要比自己父辈更支持普京,更倾向于认为俄罗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其政治系统优于西方和苏联时期。 7日当天,俄罗斯官方的卫星网援引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的民调称,82%的俄民众认可总统普京的工作,11%的人表示不认可。 从出生起俄罗斯领导人就是他 就在上个月,俄罗斯小伙切克金刚过完20岁生日,3月的大选是他人生第一次参与投票。根据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3月23日宣布的消息,现任总统普京以76.69%的得票率在俄总统选举中获胜。 但对于这次人生的第一次,切克金并不积极。他的社交账号VK(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 编者注)上的头像直至大选前一直写有 我不投票 的标语。 这是我对选举的立场和态度,尽管我两年前还是支持普京的。 切克金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说。 根据俄罗斯Lenta新闻网的数据,有700万年轻人在普京2012年第三次寻求竞选总统时没有达到法定年龄,而今年的大选是他们首次参与这样重大的政治生活。 切克金生于1998年,还没记事起,普京就登上了历史舞台(普京在世纪之交被时任总统叶利钦提拔为代总统 编者注), 除了普京我没见过其他(俄罗斯)领导人,这很遗憾。 切克金表示自己对普京一直有种复杂的感情。 在孩提时代,普京一直是切克金的偶像, 普京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强大的领导人,他把俄罗斯从(上世纪)九十年代的泥潭中拖了出来,让国家获得重生,让俄罗斯站起来。 普京上任之初,俄罗斯的经济逐渐从1998年的经济危机中恢复。2003年,随着国际油价的上涨,俄罗斯的经济和民众福利持续增长。据世界银行2007年发布的统计报告,从1999年到2006年,俄罗斯经济年均增长约6%,经济总量增加了70%。扣除通货膨胀后,俄民众人均收入实际增长了200%。 普京也因此成为了整个俄罗斯的骄傲,2002年,《嫁人就嫁普京这样的人》这首流行歌曲更是风靡俄罗斯。 民生和腐败问题未见改善 作为军人子弟的切克金随后进入了少年军事学校,体验了五年严苛的军事化学习生活。 在当时的环境下,他看了大量关于普京的电影,每天都会在电视的新闻里看到普京接见了什么人、做了哪些讲话、签发哪些总统令。 在军校的生活,让切克金身上有了越来越多的 男子气概 ,比如耐力、自主能力和上进心。但渐渐地,对普京的认识却发生了变化。 我们常参加一些集会,去见一些二战老兵,到最后都会得出一个结论,就是 同学们,我们有外部的敌人,那就是美国。我们民族的领袖,是普京。我们应当紧密的团结在他周围,一同保卫我们的国家 。 小伙子告诉澎湃新闻说。 2008年5月6日,这位带领俄罗斯迈进新千年的总统在成功完成两个任期之后,选择由他的 挚友 梅德韦杰夫接任新一任总统,而普京自己成为新一届政府总理。但就在3年以后,普京再度宣布竞选第三任总统时,对于他的 审美疲劳 开始在俄罗斯社会中出现。当年底,俄罗斯爆发了史上规模最大的反对普京竞选的游行。 2009年,俄罗斯经济更是遭到重创。当年,俄罗斯GDP下降7.9%, 2009年是最为艰难的一年! 普京当时在总结经济形势时也承认。 就在5月7日克里姆林宫网站发布的声明中,普京表示,未来几年的关键任务是公民的实际收入稳步提高。 落后正是主要威胁和我们的敌人。如果我们不扭转这一情况,那么它将不可避免地加剧。 早在今年3月1日,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就坦言称。 但俄罗斯的民生福利在过去几年内大幅下滑,一直没能走出阴影。切尔金说,他看到的是,18年来,俄罗斯退休金的 停滞不前 。 退休金确实上涨了,不过上涨数额非常可怜。 切尔金说。 与之伴随的,还有切克金对俄罗斯国内腐败问题的不满。少年军校毕业后,切克金想去俄罗斯国防部军事大学翻译系,并通过了一系列的入学考试,但最终却意外落选。 切克金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的与纳瓦尔尼(大图左)的合照。 渐渐地,切克金开始转向支持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。2017年11月,在反对派发起的集会中,切克金第一次见到了自己关注已久的纳瓦尔尼。当时,切克金挤入人群,与纳瓦尔尼打了声招呼,并留下了合影。这张合影似乎是他比较得意的 战利品 。不过,这条状态下,只有三人点赞,两次转发。 切克金的家人也不太理解他的想法,他婶婶和奶奶都是普京的支持者。 我也很难说服她们。 小孩子 才去反腐游行 22岁的俄罗斯女孩纳斯佳对普京显然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。 她是普京的支持者,她告诉澎湃新闻,自己身边的亲友大多如此, 我支持普京,因为我切身感受到了普京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善,特别是年轻人。 根据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2017年12月的调查,81%的民众支持普京作为总统,其中就包括86%的18岁至24岁的俄罗斯年轻人。 纳斯佳今年上大学四年级,临近毕业,对于找工作的感受颇深。她表示,在学校想要参与任何针对年轻人的项目和竞赛,都是完全现实且可行的。她从外地来到莫斯科读书, 正是有了这些项目,我才能在这里收获这么多朋友和机会。只要你想,就能找到工作。 纳斯佳自信地说。 3月18日,总统选举结束当晚,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外,旌旗飘展。将近零下十度的低温也没有阻挡普京支持者们的热情,近3万5千人齐聚在马涅日广场上,挥舞着俄罗斯国旗、海军旗和支持普京的标语,那里在举办克里米亚入俄四周年音乐会。 3月18日的莫斯科马涅日广场,普京的支持者举行克里米亚回归四周年音乐会。澎湃特约撰稿人 杜姗姗 图 在年轻人居多的人群中,个子不高的纳斯佳显得格外兴奋,她背着双肩包,在严寒中裹得很严实,鼻头和脸都冻得有些泛红。当舞台上的音乐行至欢快时,她还与朋友围成一圈跳起了舞。选举结果基本明了后,普京压轴出场,感谢所有投票者,引发阵阵欢呼。虽然远离舞台,纳斯佳和朋友们齐声大喊 俄罗斯! 对于有不少俄罗斯年轻人支持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,纳斯佳不以为然: 他们没有自己的纲领和计划,只是在街头大叫说要作斗争,但并没有实际效果。 在纳斯佳看来,只有些未满18岁的 小孩子 才参加那些活动。 对于近期在俄罗斯多地爆发的抗议示威,总部位于伦敦的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网站刊文分析称,并没有一个达到临界规模的群体要求巨大改变;与西方的幻想相反,25岁以下的俄罗斯人已成为社会上保守、亲普京的群体。 文章认为,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的特殊之处在于,网络是他的主战场,他常在社交媒体和博客上用尖锐的语言形成自己的政治风格,并以此聚拢了不少年轻人的支持。2013年,他曾参加莫斯科市长的竞选,虽没最终当选,但获得了27%的支持。当时他并没能在电视上展开竞选,所得到的支持均主要来自于社交媒体上的粉丝。 3月18日晚,马涅日广场大屏幕实时显示大选候选人的支持率。 生活在变好还是为其所累? 对于近期的抗议示威,《卫报》认为这至少表明,随着年龄增长, 普京一代 并不会像他们的长辈那样,害怕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或参与政治生活来解决社会问题。 不过,报道援引莫斯科卡内基中心政治评论员盖兹(Konstantin Gaaze)的观点报道称,普京是他们(年轻人)唯一的神话,他们不知道,没有了普京的俄罗斯会是什么样。 来自新西伯利亚的安德烈就是其中一员。在他看来,其他的候选人,并没有管理国家的能力。 年老的政治家、商人、明星,我不敢想象这些人当权后的国家未来。 安德烈对澎湃新闻说,除非有更合适的人出现,否则他没有理由反对普京。 每一次纳瓦尔尼在我们城市发起的集会游行,我(也)都会参加,我听到他们所有的反对口号,但却看不到他们自己的政治计划,一切都是空谈。 他说。 《华盛顿邮报》不久前的报道称,在西方看来,俄罗斯年轻人对自由的追求和对普京的支持是矛盾而又自洽的。年轻人不喜欢看到总是 扶不上墙 的反对派,他们近20年都生活在普京的执政下,但也享受开放的互联网、开放的就业市场和国界。他们中的一些人拒绝接受国家电视台的宣传,但仍重申其核心原则 俄罗斯需要普京来对抗美国的侵犯。 早在18岁的时候,我就想在政治上变得内行,我们需要培养民众的政治意识,参加这个塑造未来的重要过程。 切克金并不奢望塑造俄罗斯的政治未来,但他认为,对国民进行 启蒙 ,敢于提出所需所求,监督政府行为,就是他投身政治的最大意义。 而相比远大的政治理想,现实中切克金依然为生活所累。他透露,奖学金是每个月1600卢布,大选前涨到了2000卢布(约合30美元),其中约25美元要用于在宿舍居住,还剩5美元。 那么用这5美元能撑多久?所以说我们的大学生不是在学习和搞研究,而是在工作和稍微学一点,都是这样。 切克金叹了口气说。

图片新闻
本文评论